承受是心靈的寬度

  人的一生在接受生活中種種的苦困裏走過,承受著忍受理大網上平台著生活中的種種苦痛,感受生活給我們的一切,在感知中享受生命的美和痛。   人類本質上的沉重感,主要源自於責任、期盼和壓力。因而,承受便是接受、承受、忍受、感受、享受中最為有力的量度,承受便是生命的一種需要和生活方式了。我們不可能也決不能無任何負載地來往於這個世界,作為人就必須有所接受、有所承受、有所感受更能在感知裏享受生命,承受生命需要承受的東西。   在理想的天空裏,我們承受親人故人寄予的熱望和要求;在生活路程上,我們承受著來自世俗的各種惡意與善待;在情感的海洋裏,我們承受著人生變故中的各種打擊和煎熬。我們接受了,我們就能承受著,承受著生活的風霜雨雪,也承受著鮮花碩果,在風霜雨雪裏感受生活的快樂,在鮮花碩果中享受生命的輝煌。   承受是一種力度,更是一種氣度,是一種坦然的接納和始終清醒的生命理念,是一種實現自我最完美的收斂,是為尋求迸發所想所做的自我蓄結,是曆煉人生的漫漫長路。   對人生的幸福和苦難而言,沒有超越自我的氣概,內視自守的精神品質,就不會在苦難的脅迫下,保持一個談笑風生自然自如的我。沒有對世情的徹悟,灑脫的生命情懷,也不會在幸福的裹挾下,保持一個恬淡平和的秋月心境。   一個真正能夠接受和承受各種人生際遇和挑戰的人,絕不是氣量狹小的平庸之輩,可能會憂鬱,但靈魂陳柏楠的天空不會黑雲壓城;他可能會孤獨,但靈魂的清明不會是煩亂潦倒;他也許會興奮,但熱淚盈盈中他不會因此而迷失方向。因為他能接受自己更能承受自我戰勝自我,走好自己的人生路。   一個善於承受、能夠承受的人,人生的步履往往顯得沉穩和安祥,但人生卻因此豐富和深厚。承受了煉獄之痛,就有了獲得新生的歡欣和感悟。承受的結果,是一種對靈魂的提升,道德的修煉,能量的聚集。每一次承受,無不宣洩和張揚著深厚博大的人格魅力。在承受中感受生活,在承受中享受人生。   承受是一種精神,是人生苦澀而美麗的一番心境。承受是心的寬度,是人生歷程中闊度的海洋。不論你替假願意與否,生活本身的內容,決定了我們終將是山、是海,是那只踽踽獨行、默默跋涉的戈壁駱駝,終將以胸懷以肩膀去承受生活的各種施加,才能真正地感受生活享受生活。   生之為人,我們需要接受,更需承受,在承受中感恩生活給予我們的一切,承受是心靈最廣的寬度。

公主頭上有朵紅雲

  唐朝時期,吐蕃贊普松贊幹布的使者祿東贊一路過關斬將,拔得願景村有限公司頭籌,把唐太宗出的難題一一解決,松贊幹布迎娶文成公主勝利在望。   可誰是文成公主呢?祿東贊沒見過,他不知道呀!   這恰恰是唐太宗出的最後一個問題。識別得出來,就把公主嫁給你家贊普,識別不出來,那你就請回吧。要在一群人中識別出文成公主來,那確實需要智慧。   看看,面前的女子個個年輕貌美,都穿著同樣的服裝,梳同樣的髮型,戴同樣的發飾。   使臣們個個犯了愁,無奈地搖了搖頭。祿東贊也微微皺起眉頭,凝神了片刻,突然陳柏楠大叫一聲:“我認出來了,公主頭上有朵紅雲。”   唐太宗頓時一愣:文成公主頭上有朵紅雲,我怎麼不知道,便向公主望去,那些由宮女假扮的公主也紛紛向公主望去。   祿東贊看得真切,便大步上前,跪在文成公主身前,高呼:“吐蕃使臣祿東贊拜見公主殿下!”   唐太宗滿心歡喜,稱讚祿東贊的聰明才智,當著各國使臣和文武大臣們的面,允許吐蕃贊卓悅化妝水普松贊幹布迎娶文成公主。   面對自己做不出來的難題,聰明的做法就是,讓出題人把答案告訴你,解鈴還須系鈴人,誰出的題,誰才能作出答案來。

分手就不要讓對方難過

  曾經兩個相愛的人,一方提出分手,另一方痛苦是肯定了。但是,不管有去眼袋多痛,分手時,你都不要和曾經愛你的人和你愛的說狠話。你好好想想,這個世界上,能傷害到你的人,一定是你愛的人;能讓你受傷的人,一定是愛你的人。不然,她怎麼有機會在你心上刻下傷痕?她怎麼有資格讓你在情海浮沉?   如果命中註定要分手,你還咬牙切齒地說那些可笑的狠話有什麼用?有能耐你一天24小時罵她烏龜王八甲魚鱉試試?人,本來是兩只腳,現在被你多罵兩只腳出來,她只會跑得更快,而且會順手帶走以前屬於你們兩個人的東西,一點也不給你剩下。既然人家已經放手,你就不要再握著那點微不足道的感情騙自己了。誰都知道,相愛總是簡單,相處太難。相處久了,烈焰激情自然會歸於平淡。而愛情與平淡,本來就是一胎孿生。這樣一來,在兩個曾經相愛的人之間發生悲傷的故事,也就不奇怪了。   愛,本來是快樂的事,現在,被弄成最傷心的事,你以為只是一方的責任嗎?現代愛情,不是父母說了算的年代;不是王老虎搶親的年代,不是下級有意見上級強制打壓的時代,一切自由都握在你自己手中。當初和他牽手,是何等幸福。現在提出分手,也許是你做了讓她感到非常失望事。上天給每個人,都預備好一張去地獄的單程車票。關鍵是,不要把自己當成天使,不然,就有時時被折斷翅膀的疼痛。   不要相信流行歌曲裏“我的心只有你最懂”,那是騙人的。一個人的心,就是挖出來,放在你手心裏,再讓你戴上一萬兩千度窺視鏡,都看不出它裏面的內容。何況,他的心,還好好地包裹在厚厚的皮肉裏呢。試想,你的心如果真的只有他一個人懂,那麼,她離你而去,你這一生不是無人再懂了嗎?無人懂的一生,是可憐的一生,可悲的一生,死活都無所謂的一生。你想自己的一生只為一個人活嗎?遇到這種人,你不妨反著唱:“我的心只有你不懂。”   愛,難分對錯,如果你智慧地分清楚了,那就應該學會把錯忘記。忘記,是一種精神代謝,一個髮型課程不會忘卻的大腦,如同一個只會進氣、不會撒氣的氣球,早晚讓你憋悶而亡。其實,你只要知道,並不是所有的情意,都能纏綿;並不是所有的相遇,都能同行;並不是所有的愛戀,都能長廝守;就行了。愛人可以走,但是,曾經的情意帶不走。面對轉身的愛情,真誠地道一聲“一路保重”,比硬著心腸說狠話好。   很多人張大嘴巴高喊:我愛就無怨無悔!其實,都是自欺欺人的鬼話。付出了,在心底都希望有回報。人心都是肉長的,有這種思想並不可恥。就像有的人,心裏明明愛,嘴卻硬說恨,這時候的恨,就像是抹在愛表面的一層黃油,是為了掩蓋真相。不然,愛火熄了,痛就不會燃燒。但是,千萬不要讓痛灼傷大腦,不要在分手時做愚婦或做蠢男,尤其不要讓對方為當時選擇離開你而感到萬分慶倖。   愛的反面是恨,恨的正面是愛。一個緣字,就會莫名其妙地將正反顛倒。愛像巧克力,吃得太快,品味香甜的時間就要縮短;吃得太慢,剩下的部分又會化掉;恨像酒,喝得太快,讓人沉醉同時也傷胃;喝得太慢,又感覺不夠濃烈。如果你不能適時恰當地把愛吃掉,不能及時妥當地把恨喝掉,任其發展,它們早晚會變成酒糟一樣即難聞又有毒的東西,這對身體是極其有害的。   一段感情走到盡頭,你不要向他傾倒無情的口水來證明你被拋棄的痛苦和無辜。如果那樣做,能讓你的傷口好得快一點;讓你的心理平衡一點;讓你重新找回自我的時間縮短一點,那麼,你就不遺餘力地向曾經愛過你的人和你愛過的人猛烈開火吧!你一定要近距離瞄準,出手時,爭取彈無虛發,招招致命。早聽說“殺人一千,自損八百。”不相信從你口中說出的狠毒的話,在讓對方無地自容的同時,你自己的心一點也不疼?   如果你真的從心底往外恨,那說明你根本不是真愛他,你只是習慣他整天圍著你轉罷了,他的角色不過是備胎而已。既然從電磁爐你這裏得不到重視,人家選擇去為別的車服務,你有什麼不舍,有什麼不平衡?   傷口,是愛的筆記,裏面記載的許多內容是需要你用一生來忘記的。能夠相伴一生的情感,難道不值得珍惜嗎?痛苦是人生一筆重要的財富,不要輕易踐踏;曾經愛過你的人,前世一定和你有緣,不要語言虐待。如果她今生真的負你了,那是因為你前生負她,紅塵輪回,無需計較。

做一個善良的人,將善良傳遞下去

  欣賞善良和懂得感恩的人。感恩是一種善行,我們要感恩一切善待自己的人,感恩世間搖籃床萬物,並且要知恩圖報,感恩是一種生活態度,是一種品德,更是一種大智慧,一個人只有心懷感恩,才會懂得珍惜,懂得尊重,懂得付出,才會感受到人生的美好,常懷感恩之情,必得善念之恩澤,心境自然安寧。寬恕別人,就是善待自己,是一種福分。      每個人的心底都有一顆善良的種子,善良是靈魂的微笑,善良是對生命的感恩,是一種至善至美的心靈境界,善良可以驅趕寒冷,橫掃陰霾,人生路上用一顆善良的心來對待生命的際遇,生活就會處處明媚。贈人玫瑰,手留餘香,每一份感動如花瓣,絢麗生命的春夏秋冬,與人和善,於己寬容,每一份善良如雨露,浸潤著生命的最美,歲月流逝,即使有一天容顏不再,生命也會因為善良而年輕美麗,永不凋零。      善良是一種修養,善待他人就是善待自己,要想得到別人的愛,首先要學會愛別人,一個善良的人一定是溫暖的人,樂於助人的人,懂得珍惜和感恩的人,不會因為因為小事而斤斤計較,也不會因為得失而過喜過悲,做事肯為他人考慮,小到幫助一個人,大到心裏裝著芸芸眾生,每一次伸出雙手都認購證帶著暖意,每一次回眸都留下淺淺的笑靨。善良是人生舞臺最動人的旋律,如湛藍的天空,乾淨通透,如開在紅塵歲月中的蘭,散發著寧靜與淡泊,詮釋著生命的雲淡風輕。      做一個善良的人,善良是心湖綻放柔媚的花朵,它如雪花一樣晶瑩純潔,是人生的底色;它如太陽一般溫暖明媚,是愛與愛傳遞的橋樑;它如山間泉水一樣清徹透明,蕩滌生命的塵埃;它如琴音一樣撥動心弦,在心湖上奏出最動聽的音樂,善良是一盞心燈,照亮人們前行的腳步,裝點生命的詩行,善良是人生最美的風景。      一個人的美是由內而外的,心靈美才是真正的美,女人可以不漂亮,但一定不能不善良,善良的女人格外美麗,如花中之蓮,純潔而高雅,她們有一顆清澈見底的心,將溫暖藏在唇邊,將美好根植在清清淺淺的歲月中,善良的女人並不需要滿腹詩華,但懂得相夫教子,修心養性,溫暖和善,舉手投足間散發著淡淡清香,如春天的細雨,潤物細無聲的將善良播種,溫暖自己,芬芳他人。  善良是人生最寶貴的財富,種善因,得善果,種下善良,收穫感動,種下美好,收穫幸福,善良的心可以把歲月裝煮食爐點成詩,將生命裝點成畫,生活中有了善良,就像生命中溢滿了陽光,定會百花爭豔,綠樹成蔭,蝶飛花舞,芳香四溢,你給我一個擁抱,我還你一個笑臉,你給我一滴水,我傾其一片海洋,播種善良,傳遞溫暖,讓心中有愛讓生命無悔。

一個母親最後的力量

  趙巧雲許多時候已經開始犯迷糊。蒲扇剛剛還拿在手上,可出去收了黃斑點 趟曬在院裏的被子,就記不起擱哪兒了。自己10個孩子的名字,她甚至也記不全。她已經87歲,漸漸“迷了,老了”,到了人生中最後的一段時光。   但有個念頭在她心裏卻一直很清晰—她想念兒子。   6月,她收到周口監獄的一封來信。鄰居對著不識字、耳朵又背的老太太,足足喊了十多分鐘,才讓她明白,65歲的大兒子因盜竊罪入獄了。   這是大兒子第三次入獄,她並不太吃驚。“彪兒(大兒子乳名)打小就不學好。可好兒子,賴兒子,都是俺兒子。”她這樣對村裏人說。   因為不知道兒子在監獄過得怎麼樣,能不能吃飽穿暖,她決定去看望她的“彪兒”。她一點兒不清楚,從她家到周口監獄到底有多遠,究竟要過幾座橋,穿幾個村,經幾個縣。她只知道,她得去看“彪兒”。   等兩只母雞下了8個雞蛋,她決定上路。她沒有告訴任何人她要出遠門,包括住在附近的小兒子。臨走前一天,她親手蒸了十多個饅頭,又拿麥子換了兩個西瓜,還用手團了4個醬豆餅,統統裝進一只編織袋。   7月10日,天剛麻麻亮,趙巧雲就準備出發。她揣上幾乎所有的積蓄,總共85元,把那只編織袋扛在背後,然後動身了。她打算走著去監獄,因為捨不得一出門就花錢。“老了,賺不來錢,一分錢看得跟磨盤一樣大。”她總這樣嘮叨。   方圓數十裏地,她很熟。年輕時,她在周圍討過飯。但走出這片地後,她就迷路了,只好拿著監獄的來信四處問路,問路邊開小店的,問豆子地裏正在幹活兒的農人,還不時攔下騎自行車的漢子。她不停地走,餓了,就從編織袋裏掏出饅頭,邊啃邊趕路。渴了,就去路邊人家討水。儘管兩個小西瓜在背上滾來滾去,可她捨不得吃,“那是給兒子的”。   天越來越熱,衣服濕透了,濕褲腳裹在腿上,害得她好幾次都險些摔跤。腳上沒有穿襪子,鞋浸著汗,一走就“咯吱咯吱”響。編織袋像雨布一樣貼在背上,越來越沉。她不得不一次次歇下來,找一棵樹,貼著樹幹蹲下,再脫下鞋,塞在屁股下,最後坐踏實。不過她很克制,歇不了一會兒,就又站起來走,因為怕“歇久了,腿軟了,站不起來”。身上經常汗津津地發癢,她就在樹上蹭蹭。   她要去看望的“彪兒”,是她10個孩子中活下來的4個孩子之一。最讓她操心,也沒少糖尿上眼挨她打。村裏人總能見到80多歲的母親舉著棍子、拿著鞋子追著60多歲的兒子打。前些年大兒子常年不回家,回一次,就往母親手裏塞錢塞禮物,但做母親的拿著錢就往地上摔,說這錢不乾淨。“我啥也不要,我只要你好!”母親苦口婆心地嚷嚷著說。   她又上路了。走得時間長了,腿肚子越來越硬,“突突跳得疼”。終於一步一挪地挨到了西華營,她有些支撐不住了。眼看著一趟趟從西華營到西華縣城的長途中巴打身邊過,她猶豫了好一會兒,終於上了一輛。為此她花了5塊錢。   這5塊錢讓她少走了近40裏地。但西華縣城到監獄還有好一段路,攬活兒的摩托車開價10元。“貴得嚇人。”她嘟囔著。又開始悶頭往前走。   終於,在離監獄不太遠的地方,兩個好心的姑娘用摩托車把她送到了目的地。從她家到監獄大約110裏地,她步行了足足有70裏。   當趙巧雲踉蹌著來到監獄時,下午探監的時間還沒到。她就坐在門口等。她似乎一輩子都在等這個兒子。他總是在外流浪,很少回家,一到春節,她就苦苦地等他。她還記得自己吃的最後一餐肉,是去年春節年三十,跟大兒子一起包的餃子。   這回,她又等來了自己的兒子。當她被領進探視間,隔著雙層玻璃,她一眼就看到了她的彪兒。   不等開口,眼淚就順著滿是褶子的臉頰滾落下來。親屬和犯人只能通過玻璃兩邊的電話通話。她耳朵背,聽不清電話裏說什麼,只是一口一個“彪兒”地叫,邊喊邊比畫,急得哇哇大哭。   兒子知道母親走了近百里路看他,他號啕大哭。兒子緊緊地把臉和手貼在玻璃上,趙巧雲就隔著玻璃,不停地摩挲著,一遍遍“摸”兒子。   但時間很快到了。按照規定,探監不得超過半小時。又有規定,監獄不能接收外面帶來的食物。於是趙巧雲把身上所有的錢都留給兒子,自己又扛起那只裝著西瓜、饅頭和雞蛋的編織袋,走上了回家的路。   8年前,一場大雨摧毀了她住了30年的土夯的房屋,3間屋塌了一大半,她只能住到沒有窗子煙薰火燎的廚房。牆像熟透裂開了的老甜瓜,一下雨就漏。   她把空玉米棒子塞滿床底,因為那是屋裏唯一不漏雨的地方,這些可都是做飯用的柴火。本應凍齡吊電燈的地方,吊著竹籃,籃子裏裝著饅頭,那是唯一不跑老鼠的地方。   她習慣了黑暗。8年裏她沒用過電燈,一只比鉛筆略粗的蠟燭能點上半個月。屋裏最值錢的一筆財產,要算是床頭一桶5升的大豆油,她已經吃了8個月,還剩下小半桶。她沒有牙膏,沒有香皂,沒有抽屜,也沒有一件新衣服。家裏來了外人,她甚至拿不出第二個小板凳,只能搬出一塊磚頭來讓客人坐。   因為感動,周口監獄特批給趙巧雲一個機會,讓她可以不再隔著冰冷的玻璃,而是面對面地看到兒子。   這次,他們緊緊貼著坐在一起。因為愧疚,兒子用手捧著臉哭。而做母親的則哽咽著:“為了你,我的眼淚都流幹了,你要好好改造,可不能再做那事了。   “彪兒,我回去了,給你改名,要讓全村人叫你‘改淨’、‘改淨’。”風燭殘年的母親發誓般恨恨地說,“你要不改淨,我死都不會再看你一眼。   但其實她知道,下次也許她還會再走上百里地來看他,只要她還有力氣,只要永遠離開的那一天還沒有到來。

換一個角度,換一種活法

  有這樣一段對話:   老和尚問小和尚:如果你曹星如跨前一步是死,退後一步是亡,你怎麼辦?   小和尚毫不猶豫地說:我往旁邊去。   是的,路並非只能向前向後,當進退兩難,你要換一個角度,換一種活法。   有這樣一個故事:   一片還很青翠很靚麗的樹葉,在一陣狂風中,被無情割落,可憐飄向地面……。   難道就這樣過早結束生命,化為淤泥?樹葉在飄落中痛苦掙扎著,思考著,抗爭著……。她借助著風,努力飛舞,尋找延續生命的機會。   終於,她停在一位少女的腳下,被少女撿起。少女以欣賞、憐愛之心,將樹葉製成美麗的書簽。樹葉保全了生命的脈絡,從此與文字相伴,和墨香相依,生命得以重生。   是的,生命有多種方式,當遭遇災難,你要換一個角度,換一種活法。   有這樣一個人物:   世界級文學大師、現代派文學的開山鼻祖卡夫卡,從小性格孤僻,沉默寡言,懦弱nu skin 香港膽怯,多愁善感,總喜歡一個人躲在角落裏發呆。父親對他很不滿意,後來對他徹底失去信心,索性不再管他,任他自生自滅。在父親的眼裏,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懦夫,一個毫無前途可言的可憐蟲。但卡夫卡在父親一次次的傷害中,學會了察言觀色,學會了承受和忍耐,也體會到了生活的痛苦與無奈。更令人震驚的是,一次偶然的機會,他走上了文學創作的道路,他把對生活的敏感,怯懦的性格,孤僻憂鬱的氣質,難以排遣的孤獨和危機感,無法克服的荒誕和恐懼,融入到小說之中,形成獨特絢麗的風格,成為那個時代資本主義社會的精神寫照。他的《變形記》、《判決》、《城堡》等作品享譽全球,經久不衰,成為奧地利最富盛名的作家。卡夫卡的成功告訴人們,有些東西無法改變,比如,性格,容貌,高矮等,對於這些與生俱來的缺陷,沒有必要去改變它,更不要為此懊惱和自卑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優點,但也都有自己的缺陷,與其抱怨上天對自己的不公,不如去尋找一片適合自己生長的土地。   是的,生命各有各的精彩,當劣勢已無法改變,你要換一個角度,換一種活法。   有無數現實的例子:   似乎是生活的弱者,在經歷生活艱辛,高考落第,就業被拒,到處碰壁的一系列失敗後,終於迪士尼美語 價格另闢蹊徑,成為生活的強者,獲得人生的成功,綻放生命的美麗。   是的,生活的道路很多,當前面的路走不了,你要懂得拐道,換一個角度,換一種活法。   歲月荏苒,“人生不完滿是常態,而圓滿則是非常態”,面對挫折,只要換個角度去思考,去觀察,就會發現,生活所展現的,並不是通常感覺那麼陰黎漫天,那麼沒有希望;只要眼睛能越過障礙,心能放下當下,開闊視野,轉變觀念,改變生活方式,再悲慘的生活也會峰迴路轉,再痛苦的人生也會柳暗花明。你的生命,也將因改變而精彩!

給一次自由 讓心靈小憩

陽光敲窗睡意才漸消退。伸一下慵懶的身體,享受夢醒的香港名门搬屋搬運公司負責人從事搬運服務已20多年,擁有豐富的搬運經驗,能清楚了解貴客之搬屋搬運需要。確保以忠誠的服務態度服務大眾,絕不濫收小費,一切均以客戶的利益著想,務求方便客戶,收取最好的口碑愜意!睜開惺忪的眼,深深地呼吸。嗯!隔著窗簾都嗅到了陽光的香氣。伸一下慵懶的身體,感覺真好啊!絕不能辜負眼下這份純美,就讓身心同時放假吧! 遲遲不舍床的溫暖,貪戀著被子擁抱著的溫馨,動也不動地躺在那兒,靜享眼下點滴的舒心。不知是誰說過了,日子,只有躺在床上的時候,節奏才最慢!我想大概也是吧!只有在這個時候,身心才最放鬆,神情才最怡然。不急於奔波,不急於追趕,什麼都還來不及去想,什麼也都還來不及去惦記……難得的一次心境! 索性,趁現在,不如拋開一切凡塵雜亂,就讓那些急心的,焦慮的、傷感的,痛苦的……統統忘卻。靜靜的,靜靜的,給自己一點時間,給心一次自由,默默的聆聽時光任意輕流,獨享片刻那份不專注便不易察覺被深深隱藏在歲月裏的溫柔,讓心靈小憩! 屋子裏飄飛起優美的音樂,置身心於輕鬆的旋律間。將身心與音樂打上相同的節奏,連腳步都愈加輕盈!一抬手,一揚眉,都醉在自己的感覺裏。眸光觸及的淡影,早不見灰暗。眉眼傾斜不經意處,屋角的那株吊蘭,倒垂的藤蔓,悄然地延伸著綠意。踮起腳尖,輕灑幾滴甘露,那細長的枝葉,觸到我的發絲,於輕柔中挑逗;輕盈而細膩,嫩意蔥盈中,盎然如春!“她”居然還仰仗著溫室之和,無視這深秋的肆意,我行我素般,高傲卻安靜地秀著靈氣,同秋媲美! 心情在優美中緩緩流淌,跟著節奏哼起小曲,連饑餓感也羞於當下,姍姍願景村有限公司來遲了。待回神那一刻,餐桌上幾粒帶殼的花生,竟禁不起誘惑,幾時變得如此秀色可餐?於是,親手沏一杯熱騰騰的豆奶,任香氣氤氳在音樂了。和著溫柔的節奏,剝去花生的殼兒,就著這香甜的豆奶一飲而盡。 打開門,空氣中飄來秋意,幾許清涼入心。恍然,徹底擊碎了溫室中的暖意。耳畔傳來麻雀的嘰語,尋聲瞥見,屋簷下那對恩愛的雙影,卿卿我我,纏綿戀曲!呵呵!他們卻不顧我偷笑的神情。我的出現,絲毫沒打斷那絲絲郎情蜜意!道是我,不忍破壞這童話般的畫面,輕輕地轉身離去。 風拂過門前的白楊,掠起一枚秋葉,盤旋於半空,又緩緩落於腳下。居然驚得那只托著比自己身軀還龐大的食物的小螞蟻腳步趔趄,慌忙繞道而行。 呵呵!萬物隨心情!此刻,一切都顯得那麼可愛!閉上眼,清嗅一下晨陽裏的空氣,好清新啊!如果,人生真如現在,也不枉此生呢!瞧!即便是瞬間又怎能不叫人賞心悅目、心曠神怡?我,簡直是際遇了這動心的小偶然!才激起心底的小靈感;若能令心靈震顫,再享受一回小感動、輕戀一回小溫馨,、知足乳腺癌一回小幸福、放縱一回小自由……如果生活總是如此,是不是再別無它求?是不是這便是安逸?是不是……?還是就此打住吧!知足一回別追問了。姑且相信吧,眼下就是永恆!沒有憂愁,不見憂傷,讓心靈繼續在安靜中沐浴,靜靜的,靜靜的…… 想起幾十裏外的那個一直掛念的朋友,你還好嗎?我想你了!不知你最近咋樣?嗯!打個電話……再過幾天,你就又多了一個喊你“媽媽”的了,加油吧!我還一直等著呢,那個期望好久喊我“姨!”的小寶貝,快快來到這個世上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