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手就不要讓對方難過

  曾經兩個相愛的人,一方提出分手,另一方痛苦是肯定了。但是,不管有去眼袋多痛,分手時,你都不要和曾經愛你的人和你愛的說狠話。你好好想想,這個世界上,能傷害到你的人,一定是你愛的人;能讓你受傷的人,一定是愛你的人。不然,她怎麼有機會在你心上刻下傷痕?她怎麼有資格讓你在情海浮沉?   如果命中註定要分手,你還咬牙切齒地說那些可笑的狠話有什麼用?有能耐你一天24小時罵她烏龜王八甲魚鱉試試?人,本來是兩只腳,現在被你多罵兩只腳出來,她只會跑得更快,而且會順手帶走以前屬於你們兩個人的東西,一點也不給你剩下。既然人家已經放手,你就不要再握著那點微不足道的感情騙自己了。誰都知道,相愛總是簡單,相處太難。相處久了,烈焰激情自然會歸於平淡。而愛情與平淡,本來就是一胎孿生。這樣一來,在兩個曾經相愛的人之間發生悲傷的故事,也就不奇怪了。   愛,本來是快樂的事,現在,被弄成最傷心的事,你以為只是一方的責任嗎?現代愛情,不是父母說了算的年代;不是王老虎搶親的年代,不是下級有意見上級強制打壓的時代,一切自由都握在你自己手中。當初和他牽手,是何等幸福。現在提出分手,也許是你做了讓她感到非常失望事。上天給每個人,都預備好一張去地獄的單程車票。關鍵是,不要把自己當成天使,不然,就有時時被折斷翅膀的疼痛。   不要相信流行歌曲裏“我的心只有你最懂”,那是騙人的。一個人的心,就是挖出來,放在你手心裏,再讓你戴上一萬兩千度窺視鏡,都看不出它裏面的內容。何況,他的心,還好好地包裹在厚厚的皮肉裏呢。試想,你的心如果真的只有他一個人懂,那麼,她離你而去,你這一生不是無人再懂了嗎?無人懂的一生,是可憐的一生,可悲的一生,死活都無所謂的一生。你想自己的一生只為一個人活嗎?遇到這種人,你不妨反著唱:“我的心只有你不懂。”   愛,難分對錯,如果你智慧地分清楚了,那就應該學會把錯忘記。忘記,是一種精神代謝,一個髮型課程不會忘卻的大腦,如同一個只會進氣、不會撒氣的氣球,早晚讓你憋悶而亡。其實,你只要知道,並不是所有的情意,都能纏綿;並不是所有的相遇,都能同行;並不是所有的愛戀,都能長廝守;就行了。愛人可以走,但是,曾經的情意帶不走。面對轉身的愛情,真誠地道一聲“一路保重”,比硬著心腸說狠話好。   很多人張大嘴巴高喊:我愛就無怨無悔!其實,都是自欺欺人的鬼話。付出了,在心底都希望有回報。人心都是肉長的,有這種思想並不可恥。就像有的人,心裏明明愛,嘴卻硬說恨,這時候的恨,就像是抹在愛表面的一層黃油,是為了掩蓋真相。不然,愛火熄了,痛就不會燃燒。但是,千萬不要讓痛灼傷大腦,不要在分手時做愚婦或做蠢男,尤其不要讓對方為當時選擇離開你而感到萬分慶倖。   愛的反面是恨,恨的正面是愛。一個緣字,就會莫名其妙地將正反顛倒。愛像巧克力,吃得太快,品味香甜的時間就要縮短;吃得太慢,剩下的部分又會化掉;恨像酒,喝得太快,讓人沉醉同時也傷胃;喝得太慢,又感覺不夠濃烈。如果你不能適時恰當地把愛吃掉,不能及時妥當地把恨喝掉,任其發展,它們早晚會變成酒糟一樣即難聞又有毒的東西,這對身體是極其有害的。   一段感情走到盡頭,你不要向他傾倒無情的口水來證明你被拋棄的痛苦和無辜。如果那樣做,能讓你的傷口好得快一點;讓你的心理平衡一點;讓你重新找回自我的時間縮短一點,那麼,你就不遺餘力地向曾經愛過你的人和你愛過的人猛烈開火吧!你一定要近距離瞄準,出手時,爭取彈無虛發,招招致命。早聽說“殺人一千,自損八百。”不相信從你口中說出的狠毒的話,在讓對方無地自容的同時,你自己的心一點也不疼?   如果你真的從心底往外恨,那說明你根本不是真愛他,你只是習慣他整天圍著你轉罷了,他的角色不過是備胎而已。既然從電磁爐你這裏得不到重視,人家選擇去為別的車服務,你有什麼不舍,有什麼不平衡?   傷口,是愛的筆記,裏面記載的許多內容是需要你用一生來忘記的。能夠相伴一生的情感,難道不值得珍惜嗎?痛苦是人生一筆重要的財富,不要輕易踐踏;曾經愛過你的人,前世一定和你有緣,不要語言虐待。如果她今生真的負你了,那是因為你前生負她,紅塵輪回,無需計較。